关于 私信 归档 RSS 搜索 - 夙瑶鬼上身 碗里艾瑞克 电影票根 读书笔记 短篇练笔 絮絮叨叨 暗黑2

无事罢朝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你打下一只野鸡,但没捡到,那就不算获取了猎物。甚至那只野鸡依旧自由。

我万万不能让他知道这些泪水。一些事比他想象的更深地发生过,只是它们永远不会被允许拿去装饰他的猎物墙。

过去了。结束吧。

不那么有趣的家庭牢骚

哎,我妈现在陷在困境里。这是谁造成的?

对婚姻生活,她有无穷无尽的付出和无穷无尽的抱怨,但不那么有趣的是,我爹也一直认为自己对“婚姻生活进行到这个地步”毫无责任反而一直忍辱负重。作为子女,我能评论什么呢?

我爹说我不结婚他绝不可能出去玩,因为他要保证我回家时有口热饭吃。我想这就是婚姻告诉他他所能在它身上得到的了。所以我反问“你们这样的生活我会有憧憬吗你觉得”,这个问题没人能回答。他说在对我的教育上他有责任,我反而不这么觉得,因为我知道他也就只能给我这些了。

而我妈呢。

我妈说她没有教育好我。但她认为她毫无错误。在家庭里的任何事都是如此。只有结果,找不到问题,无从解决原因。她会破口大骂叫...

致某人以及其他

昨天夜里做梦梦见了你,并且流了泪。

我不会对此缄口不言,虽然我近乎仇视地轻蔑于展露痛苦。

我也知道总有一天我会忘记,而这大抵就是我不想缄默的原因。

因为我知道你很可能已经忘了。


世间的事情没法子说清的太多。

语言有时候像是一张万能的包装纸,甚至能改变它包装的事实本身。

比如前天我在想,那个已婚男人在酒局开场前低着头给我发微信时是什么表情?

如果我直接在微信上这样问他,你现在是什么表情,他又会怎么想?

一直把目光放在别人身上和活在别人的感情里都是相当愚蠢的事。

只不过,愚蠢这个定义本身,也是相当愚蠢的罢了。


我知道这一切总有一天我都会忘记。

我知道。

而我不会对此...

说点很丧的事儿哈哈哈哈

人到中年,各种麻烦的感慨真是一波接着一波。是大家都是到了这个阶段,生活相对平稳才开始有空回头审视自身,还是我就是比较晚熟呢,这个不重要,随意当个前提也就是了。

前一阵子,我对我妈态度极其不好。这是因为经由外界劈头盖脸给我的一耳光,惊醒了我,让我认真地检视我到底从我妈那里继承了什么样的糟糕性情。结果当然很悚然。我简直是惊慌失措,急急忙忙地将自己从女儿身份中抽离,用审视漠视甚至是敌视的目光评判她的一举一动,试图用这种方式割裂这种建立在多年耳濡目染之上至今已经固化的习以为常。……结果怎样当然也可想而知,除了她的伤心和眼泪我并不能得到更多。最后一边赔礼道歉安慰她,一边半是绝望半是嘲弄地安慰自己:所以...

真有趣。假如一个人在这里长篇大论直抒胸臆,开放浏览却关闭评论。这代表什么呢。

人真是脆弱啊。再怎么美丽也无济于事。

不过,这倒的确是她的权利。我没有立场批评。

一、1488年   弗洛伦斯

我模模糊糊地瞥见一个熟悉的影子在床边走动,“安波莉?”一只温暖的手接住了我伸出的手,小心地把它塞回被子里,“是的小姐,是我。天色还早,您可以再睡一会儿。”

“唔,几点了?”

“五点了,小姐。”

似乎有什么事儿。我翻了个身,一边嗅着鹅毛枕头上淡淡的鸢尾花香气一边在宿醉后浆糊一样的脑海里有一搭没一搭地想……我昨天和谁在一起来着?……呃……

我从被子里悄悄抬起头支起眼皮子偷看正在轻手轻脚地收拾散落了一地的衣物的安波莉,她的脸上毫无异样,那么大概那小混蛋没留下什么破绽。……要是让我哥哥给发现了,他倒不见得像米利亚姆的父亲那样失态地大...

睡前乱想

我妈一直说我没有年轻人的朝气,这是实情。在此之前我也不知道直线条如我人生观竟然如此脆弱不堪一击,或者说正因为是直线条的人才一旦被动摇就土崩瓦解溃散得不可救药。已经两年了,进化论留下的虚无主义阴影像是没有光的火炬,恒久燃烧和照射着我的灵魂。我所有的思想绕不开它,有时候我想,就像它借助的理论外表是“一切都是环境决定”而实则这其实也不过是这个大型牢笼所借助的一种表现形式,它于我显然也发挥了作为牢笼的根本作用。最细思恐极的是,现在想想,这种逃不开的效果最初是源于我刚刚读完进化论之后事事以其思路思考的有意尝试,换言之,是我主动追求来了这个牢笼。

前几天,对于天朝所谓的人类命运共同体以及美国正在搞的美国...

我不喜欢被称为读者。也许是出于也算写几个字的无聊自尊心,也许是因为留言对我而言已经是难得的主动社交行为,对方却满怀欣怡地轻轻用两个字把我扫到一条线之外。这到底是对方过于看重形式还是我过于看重形式呢?


奇怪的是,当我主动表达“我是你的粉丝”的时候我毫无不自由感,而别人表达“她是我的读者”时却仿佛有种奇怪的所有格限定让我浑身别扭宛如被圈禁。人类的感受还真是处处充满了主观欺骗性呢。

唉,对我来说,不管是向别人显露痛苦还是注视别人的痛苦都是一件感到难堪的事。

三年

记录一下,没准这就是我人生的转折点了OTL

所有人都告诉我不要去,我也知道,她们很可能是对的。但水至穷处,事尽人力,使我下定决心的原因并非自信或者他信,而是我讨厌遇事畏缩的自己。

就把这叫做无知和天真吧。

我曾经、并且以后也将,对面向生活无所畏惧的人心存永恒的好感和敬意。

乱弹琴

我还没有去直接接触发条橙的电影,仅就各种比较主流的影评来说,独立思考还真是一件难事……

这里仅仅针对各种影评不约而同地抓住“一个人不能拥有自由意志进行自由选择他就不是个人”这点各种感慨说的,不是,是非观念本来就是后天的,和个人权力这个词一样后面隐含着公共意志的基础。换言之,你所有的自由不是天赋人权,是大家一起商量出来的红线,选择个P啊选择,都说了自由是一种感受了……

贝利亚的观点是,公共契约的本质是所有人为了保住自己大部分的自由而同意让渡出小部分自由的集合,他用这个来探讨死刑不应该存在,因为个人不可能让渡出最基本的生命权。但他没有强烈地否定在极少数某个人的生命权威胁到多数人的生命权的情况下...

我本来认为那个一直不停地往前走的人应该是你,现在看来只是前的概念不一样而已。
那就算了,我自己来吧

已阅《苏丹》

同一个演员的上一部片子《小萝莉的猴神大叔》看得我有些不愉快。我特么是来娱乐OR感动一下的,不要给我扯印巴民族上的一致性我们该停止分裂回复大一统。尤其后面还吹绿,难道大家同一个亚洲,还能有南辕北辙的绿么……

这个片子看下来吧,让我断定在叙事能力还没有特别出色足以融说教于无形之前,对电影抱有教化众生的期待和目的,是令人敬佩地自己给自己挖坑……你仔细看去,这居然还是个各种宣扬民族荣誉感的商业片……

但最令人不快的,是万年不变的男性镜头。

看完了吃饭的时候我问一起观影的女性朋友:你对男主回忆和女主爱情的各种镜头有共鸣吗?秒答,完全没有。是啊就是这个男性镜头的大问题了,作为女性我看不出你给了她什么...

     巴拉德瓦这些年很少再想起他的母亲了。登上王位之后他才发现,人们并不像他们口中说的那么深切而恒久的爱着别人。无论是开辟这个国家的先祖,在战神出生前奋勇地与阿修罗缠斗不休的摩护昆达国王,还是传说中与化身为婆罗门的火神倾心相爱,因此使整个摩喜施末底永远获得了阿耆尼庇护的无名公主,曾被所有人满怀滚烫的激情呼喊过的所有名字,最终都在这个国家上空消散了。他一手镇压了刹帝利贵族篡权政变,保住王室正统的母亲希瓦伽米王太后当然也不能例外。

    下贱人的感情像是无根的雨水,热烈而喧哗地从天而降,落到地上那一刻...

权势如海浪,你的大腿拧不过它拉扯你的手。

两个法子可以安然无恙。少数弄潮儿,一跃上浪尖。

钻到水里去,成为它本身。

试试感觉

狂风夹着大雪向夜色下的高速列车席卷而去。

这是辆老式列车,外表涂成黑色,共十六节,前面两节用作勤务,中间四节货运,最后八节满载乘客。两盏远射灯高高地挂在光秃秃的车头上,模糊的光柱从车身两侧的窗子射出,从布满浓云的夜空向下俯瞰,宛如风雪中一条蜈蚣闪烁动摇的手足。

此刻,列车内部弥漫着播音员带着习以为常的遗憾口吻的轻快声音:

“……高压气团本应如天气预报播报的一般明天凌晨抵达,但就像我说的:意外总会发生。在距离我们400公里外的城市,很多人也正被提前来到的大雪困在下班的路上。……户外温度已经达到了华氏24°,很多地方开始结冰,为了安全,我们将在半小时内将时速下降到90。预计抵达时间将...

你还能陪我共枕几个春秋呢

    我对自己很得意的一点并不是想象力。我的想象力没什么可吹的,一直到现在经常做光怪陆离的梦并不能算想象力一流的证明,看看各种科幻就懂了。

    我的想象力是支离破碎的片段,游散在每个角落,大概因为我讨厌体系化理论化,所以它们也只愿意一盘散沙着,除了没事拿出来把玩一番没什么更多的价值。

    我对自己很得意的一点是我随时能够把不相干的事情联系起来而重新发现、自知和自省。

   假如如哲学中的一个观点,自由也只是一种感受的话。这个世上所...

啦~啦~啦~

每个人都是他人的幻影。

爱的最终目的是通过爱这些影子来爱自己。


而爱自己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大约是通过在意识中强调自己而抵挡对生命终将步入虚无命运的潜意识恐惧吧。

恐惧是一切生命最初的情感。


~~~~~~~


在这个角度上,贞子是个很好的例子,她的行为模式既来源于恐惧,也是恐惧本身。在人们的观念里,她已经和恐惧融为了一体,是恐惧的实体化。

所以同样在这个角度上,贞子的确实现了永生不灭——但一切客观的东西都不能永生不灭,主观的东西依附于客观也不能,她的永生不灭,仅仅是时间长河中的瞬息一刻。

所以你看,恐惧本身都是会消失的。

所以我为什么现在沦为虚无主义者了呢。


蝴蝶骨(京城81号)(完结)

前言:算是电影剧情重新补完。这片子若不是非要走女主美丽才华无辜勇敢忠贞凄惨还祸水本来是个挺好的故事啊。

===========

     陆蝶玉六个月身孕的时候,霍连齐的死讯从同乡口中传来了。

    霍连修握着那薄薄一张纸,觉得荒谬,陡然之间,与他一母同胞的血脉亲人就只有一个还没成型的孩子。那只不知天高地厚的蝴蝶现在握住了他的命门,更荒谬的是,她还不知道这一点。

    她一直在给连齐写信,那些信当然全都落到了他的手里。霍连修看到她在信中关切大嫂日益沉郁的...

就不要故作高深啦。

暗黑2-二 野蛮人的故事

    贝瑟辛15岁时,整个人类都在庆祝迪亚波罗的就擒。它是流放至人间的三魔王中最年轻的一个,也是最晚被封进灵魂石的一个,这皆因这个世界为它提供的食粮只增不减。各色各样的恐惧如空气般填满人们的生活,贝瑟辛出生时她的父母体会过,10岁上和她一起被遗弃在登格里克外荒原上的那些女孩儿们体会过,后来镇子上的人开始搜寻受到魔王污染的黑暗女巫时,她自己也体会过。

   总之,历经了数十年,大天使泰瑞尔交给人类的三块灵魂石终于全部完成使命,三个魔王的灵魂石存放处相距甚远,且都由人类的法师阵营把守。除了刚刚捕获于崔斯特姆瑞的恐惧之王,以及...

暗黑2-一、在冰冻苔原上

   星光寥落的夜空横越荒凉的冰原,在冷却热血的躯体上投射出霜雪的影子。惨绿色的毒雾贴着地面缓缓游荡。野蛮人朝火堆里扔了几根徒手折断的粗树枝,心事重重的视线投向火堆边的队友。

  “来聊聊吧,伙计们。……万物总有头。”他大力抓了两下头发,显得相当不习惯得由自己承担这个角色,“这实在有点荒唐:我们即将赶往亚特瑞山了,可我们还几乎不认识。”

  “啊~哈。”队友之一立刻回应了他,“我给你的解毒血清过期了——应该没有吧,哈托?”

  “不,恩柏里斯!”

  “那么,在你看来这么多次一...

暗黑2- 引 鲁·高因的外乡人

   一个慵懒无事的夏季傍晚,太阳已经快全部沉到沙漠之下,但天色依旧明亮,一丝风的气息隐约在空气中聚集。树荫下的老欧德无精打采地伸了个懒腰,开始收拾摆在地上的摊子。交易季节已经走到尾声,虽然黑暗流浪者经过之后,繁华景象早已如风化岩石般从鲁·高因的街道逐渐剥落,但城里的雇佣军总算让他的小生意维持住了收支平衡。

    像这样一天都没什么主顾的日子,老欧德允许自己早早收摊,赶在天黑前找马洛夫船长蹭上一顿小酒——纵然古道热肠的亚特玛通常不会拒绝别人在她的酒馆里赊着一点账,但反正鲁·高因里最富有的人永远...

be strong。这也是早就决定好的。不要恐慌。努力,然后接受。
这世界不欠你,而你也不欠这个世界。亏欠自己只是诡辩式地自我催眠。
come on.and go on.
来过,就可以了。

已阅《神秘巨星》

1、在看这部片子之前,我不幸看了微博上某个影评。博主大概是十分激动的,用了一连串反套路,这种激动具有巨大的感染力,以至于我也很激动地拉着朋友去看了。……带着影评的印象去看实在太蠢了。

2、印度电影如果做一个拟人,可以说这片子就像一个茅塞顿开的好学青年,终于知道音乐应该怎么用,而且用得还不错。

3、为了硬凹出圆满结局而在基础情节紧抓现实的基础上对现实部分虚化,有一种牛头不对马嘴的错位感。我同样很犹豫,是否应该判断它也是一种商业和政治相妥协所以杂糅出来的东西。

4、后半段母题忽然变成歌颂母爱,除了我之外没有人感到一种晕头转向吗?女主最后在台上将神秘巨星让位给母亲,也没有人觉得十分别扭吗?如果...

马郡主:

佐良娜的风吕(十一),待续。


感谢给我支持鼓励的姑娘,不过接下来开始忙毕设,下一更遥遥无期,大家别给我转账了,受之有愧🙏

我他妈要是会上色就好了

Amoxicillin:

MDC | Model Coven Casts Its Spell

Models: Irina Liss, Leah Rödl, Manami Kinoshita & Sarah Abney

Ph: Txema Yeste

不Txema的Txema,他在Numéro里典型的浓墨重彩在这套片子里面有所收敛,我觉得更好看了

彭友,不要,再轻易地熬夜了。

话说连续四十八小时,中间就沙发上躺了一个小时怀里还揣着二十分钟的闹钟昏过去的记忆都是断断续续的,真是有种刚作过一场大死的感觉呢(摊平。

至今为止的人生中,第一次有了这种两脚挨地就“诶?诶?我不是要随时晕过去吧这个体重可不太好背去医院”的惶惑OTL

那会儿,真是后脑勺都是麻的……

倒还不至于后怕,但感觉到底不算多么愉快就是了。同时令你意识到你在衰老和衰弱。而且第二个通宵,其实是浪费在了无意义的事情上。

嗯回正题,哎呀终于特么地考完了!喜大普奔(不,明年你还得这么折腾一遍好吗OTL)今年还剩下什么来着,JPST?画画?读书?填坑?还有填词那个坑?坛稿?走起来走起来!

哦对了还有减肥任务没...

日哟,关注了个刀剑狂热者之后她天天推荐些小黄文OR乙女向浮在首页上,这还能不能好了……(年纪一大把乙女不起来了简直羡慕嫉妒恨)

这下好了。

……求校长和初代黑魔王的文。小黑屋走起来!!

浑噩与沮丧

不用说,司考这件事肯定是又被我放弃了。

……哈哈,啊哈哈哈哈(葛优脸)


疯狂地想画画,毕竟不用考虑剧情(你滚),而现在文笔已经渣到三三都看不过去的程度了。

我不知道我想写什么,对人物交流一片空白。因为私心里,我觉得社交是件无趣又浪费时间的事。我是个容易受到影响的人,而最近受到的影响,大抵就是看物种起源激发的剧烈的虚无主义倾向了吧。

人和人、人和万物关系的本质在于斗争,而这种斗争有天然的界限,犹如被圈在蟋蟀缸里的斗兽场,有看不见的手借由环境的有限性向我们施加力量。这样的话意义是什么呢?趣味是什么呢?美感又是什么呢?


仅仅是借由延续下去这件事而强调的存在本身吗?


早上又看到...

听说刀剑乱舞圈肉文很多?


还有很多暗黑治愈系??


求=___,=

已阅神奇女侠

我很高兴居然赶上刷到她最后一场的票,基本也值得上票价,但看完之后没有预想的满足感。这个价值观太好莱坞太天真传统(并不是说这样不好),我可能口味被诺兰那一类的给养賊了……而且我很喜欢阿瑞斯,可能这也令我本能地一开始就站在“你们随便黑反正我不信”的预设立场。

已阅《闪光少女》

故事还算可爱,但很尴尬。不敢推荐。

已阅《大护法》

我也算够可以了,翘了班去赶了个时间地点加起来算是唯一合适的场。晚了10分钟开头……以后再补吧。

旁边有个姑娘看到一半问男友:这片14岁的孩子真的能看么?她是针对那句13岁以下孩子需要大人陪同的观影提示说的,我想也是,不说看懂不看懂的问题,能够欣赏这片的大人恐怕也不多。这导演是个赤裸裸的小众派啊,敢在如今这种市场下拍个动画片让主角大吼“你已经不敢面对你的恐惧了么”的货,只怕是个相当沉迷在自我世界初具妖孽雏形的人物啊……

都说是雏形了,毛病自然有。其实我特能理解这种太过沉浸结果忘记别人的感觉,……但这不能阻止我批评它的叙事,大概还要涉及一点剪辑。那么美的色彩和画面,没有留下适当的空间让观众好好...

一段聊天记录摘选

A:

二重铜花门这文,的确能看出你我在阅读上的不同来
我看了半天,跳了半天,最后就想知道,有什么意义?
不过好多读者看着跟我反应一样

 ……
我们不是一直同意
多木的所有行文都有这种猥琐感吗
要将本来在神坛上的拉下来
要将普通人从文字的美化里拉下来
这文和失落大陆是她水平最高的两文,是她一个读者说的
那这审美趣味可真是不敢苟同
……
写人性黑暗,有跌宕起伏的写法,有娓娓传情的写法,她偏偏用了这种幽暗琐碎的写法
……
我对她的不喜欢是一种天然的
我就觉得写出这种文的作者,她对生活的观察,有令她欢喜和幸福的收获吗


B:

我这么跟你说,她一直很有野心,很努力尝试,但是阻止她成为一个真正的...

狂心(完结)

(算是卷二,卷一是女孟哟~)


我坐在王座上,手边燃着一只飘摇的高烛。我在等我的巫子。自登基以来,我便常常这样在深夜里等她,如今竟也等得很习惯。

耳边响起一点轻轻的脚步声,接着一条纤细的影子如平时那般踩着最后一点时辰缓缓地走进来,走到距离我三丈处停下,淡淡行了礼。

“王上。”

这样唤了一声,便眼皮子都不抬一下,静立在那里,等我亲自告诉她叫她来有什么事。虽然我这位巫子,永远有一句话等在那里——这便是命数,命不可改。

我笑起来,声音比预想中温和轻缓,听起来几近诡诈:“阿颜,孤瞧你脸色不好,昨日可是又为国运操劳,未得休息好?”

她抬起头,隔着这样远,神色清可见底般的无知无觉:“无...

已阅《毕达哥拉斯迷案》

话说在前面,我确实对波粒战争几乎一无所知。如果这真的是个广为人知的常识……那就当我确实没常识吧。学术圈的恩怨情仇也是够刀光剑影的。


古代毕达哥拉斯是有理数理论学派,所以一个人发现了无理数他们就把他弄死了。知道这个的话这个现代的毕达哥拉斯杀人案故事大体讲什么也就有数了,这么一说还挺有美感的,为了信仰和全人类杀人什么的。


这本书加深了我对数学是个逻辑学科其实属于哲学能自圆其说就算玩得溜的印象。作为小说非常勉强,为了把那些数学人物和理论塞进来在我看来作者已经完全放弃了小说应有的架构和趣味性,算是个科普读物吧,又稍微有点用力过猛了,就跟第一章用来铺陈世界观人物设定一样,对毫无数学知识的人太...

同意

BowDown:

Vogue Spain July 2017

Model: Willow Hand

Ph: Thomas Whiteside

完全就是一个洋娃娃

啊啊啊啊啊司法考试最后一年了这特么到底要不要考啊麻痹老娘焦虑症正要发作了今年是怎么了啊啊啊啊啊

女孟(完结)

一、

我见到昌明的时候,他正懒洋洋地坐在台阶上。王冠滚在一旁,失去束缚的头发披散了一肩,后面王座投下浓墨重彩的阴影,给他肩膀之下的白衣染上一层斑驳起伏的明暗。

他在这片明暗里,仰着头朝我微微而笑,神容是一贯的十分散漫:

“巫子,你来啦。……”

身侧无人,也没见到坐席,我便向他走近几步,一掀衣摆也席地坐了下。这处大殿颇为奢靡,地面每一寸都铺着厚厚的波斯毛毡,烧着用细银炭供着的地龙,别说坐,便是睡人也十分得宜。以前昌明解释说主要是受够了某些人爱好磕头动不动满地打滚,好像真被亏待了祖宗十八代;我那会儿反正不大留心。左右四海昌平,百年里无战事,谁又能真拿一个如日贯中天的至尊如何呢?

如今,他...

絮叨

这几天心情持续走低。原因一是手贱挤了个黑头,现在正在发炎。二是越来越近的6月和越来越感到穷困的经济。三嘛,应该就是那个谁了吧……

这事没法说,事到今天连想一想也变得可笑。人和人的想法不同,感受自然也不同,所以大概也就是如此了吧。

2017年花草记录

如题,在发觉生活需要充实的时候,坐办公室的人多数去养花,我也算跟了个风。

去年只弄了两盆丽格海棠回来养,一盆换盆时折断了根,直接猝死。另一盆苟延残喘过了年,前几天发现茎也是烂的差不多了,直接挖掉。

这是今年开始新入的玛格丽特(左)和百万小玲(右)。都是很便宜的小草花。这个季节开得很猛烈。


百万小玲当时买了两株,因为想要花开爆盆效果,特意挤在一个盆里种,结果一棵毫不拖泥带水立刻茎枯给我看,当时试图抢救时客服叫我大力灌水,然而今天去种花论坛查了下,恰恰是水浇多了底部泥土不透气造成的,坑爹,这株也开始出现相似症状了,今天下班前把整个花都刨出来,土也倒出来晾了一下,这会儿感觉叶子好多了。


再上...

已阅《爱乐之城》

名声大噪的爱乐之城,未料到是个歌舞片。在歌舞片里不算出色,毕竟几段歌舞都难说创造了经典。而从剧情片,算了不剧情了。总之很尴尬的定位,然而居然评价如此的高。

我承认它很流畅,画面美丽,人物很饱满,然而主线真是好简单,这是为了最近尽可能少的涉入政治么……

很戳我的是“也许我不够好”“你足够好”“也许我不够好”“你足够好”

BowDown:

Fashion Unfiltered

Model: Barbara Palvin

Ph: Miguel Reveriego

摧心(完结)

(感到绝望的是几乎看不懂。感到绝望的是几乎想都未有想过。这是思维结构上的差距,无可弥补,而且并不能以多样性来说服自己愉快接受。

附一段最近写的东西。感到无可逃避的笔力和脑力衰减,已不足够取悦自己,然而一时之间,无法放弃。)

==========

一、梦里三更月冷

  冷月睁开眼睛。四周一片漆黑,只有一点模糊的光透过斜上方的天窗落下来,正正投在她颤抖的眼睫之间。她脑中尚且昏昏沉沉着,一时有些回不过神:自己惯来睡得浅,东来他们都是知道的,如何竟让这种事——然后她想起来,这里并不是她的房间。

  如一阵冷风忽旋入肺腑,梦中种种转瞬吹得远了。冷月闭上眼...

好干净的一张脸

BowDown:

T Magazine March 2017

Model: Lexi Boling

Ph: Maciek Kobielski

方块阿兽:

所有的人,起初都只是空心人,所谓自我,只是一个模糊的影子。


-

-

(全图请戳这里


哇这位大姐气质逼人简直有种错眼布兰切特的感觉,以及,我特么真的超喜欢这种皮裙,奈何老娘胖!穿不上!

BowDown:

Harper's Bazaar Spain March 2017

Model: Christy Turlington

Ph: Norman Jean Roy

©无事罢朝 | Powered by LOFTER